首页  »  傲骨之战 第三季  »  傲骨之战 第三季
高速云播放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高速云M3U8晚高峰期可能卡顿请耐心等待缓存一会观看!
《傲骨之战 第三季》内容简介

《傲骨之战》第二季,世界疯了;现在,抵抗者也疯了。戴安·洛克哈特试图弄清,难不成不疯魔不可斗恶龙?艾德里安·博斯曼和丽兹·雷迪克-劳伦斯则在这个叙事为王的后事实新时代里挣扎抗争。与此同时,卢卡·奎因努力平衡工作、子女和情爱,玛雅·林德尔则遭遇自己的梅菲斯特——腐败化身罗兰·布卢姆律师。「JOINTHEFIGHT」

……
1937年8月28日日本侵略者轰炸上海火车南站作文

1937年8月28日,天黑沉沉的,太阳被层层的乌云遮住了。但在上海的火车南站还是热热闹闹的,准备乘火车出发的人们一点儿也没有注意到,一小队全副武装的日本士兵正向火车站的入口处逼近。他们手里端着冲锋枪,腰间挂着子弹袋,用恶狼般的眼睛迅速地扫视着四周忙碌的人们。 突然,一名指挥官模样的人举起手中的冲锋枪对着喧闹的人群一阵扫射,检票口处的几个年轻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吓得不知所措,转眼都倒在了血泊中。那些坐在站台前休息、玩耍的孩子们,有的胆小的,早被吓的大哭起来;还有一些胆子大的,都向四处逃散开了。整个火车站被恐惧笼罩着,空气中凝固着阵阵杀气。 伴随着“嗡嗡”的响声,几架颜色不同、形状各异的领结式战斗机正朝这里飞来,只见它们像几只凶恶的老鹰盘旋在火车站的上空,丢下了几颗炸弹,然后远走高飞了。一小时前还热热闹闹的火车南站瞬间变成了一片废墟。 从火车南站的废墟中传来了一阵接一阵的稚嫩的哭声,只见一个小男孩儿正坐在溅满鲜血的地上无助地哭着。他衣衫褴褛,瘦弱的身体支撑着大大的头,显然又是一个营养不良的穷苦孩子。他是一个可怜的孩子,同时也是一个最幸运的孩子。当敌机丢下炸弹时,年轻的父母把熟睡的孩子压在了自己的身子底下,用自己的生命为他提供了一个避难的场所。几分钟后,一块钢板不偏不正地落在了这对夫妇的身上…… 孩子醒来时,他怎么也无法从周围面目全非的尸体中找到自己的父母了。孩子可能已经意识到了最爱他的人已经离他而去了,除了哭泣,他不知还能做些什么。 这是战争给人类带来的灾难中的一个小小的片段。当然,可怜的孩子被一位好心的路人收留了,长大后的孩子向全世界人民呼吁:“为了孩子不再失去父亲,为了妻子不再失去丈夫,为了老人不再失去儿子,全世界的人民应该一致行动起来,在新的二十一世纪里为战争敲响丧钟,让世界成为真正的人类的家园。” 当春天的脚步向我们走近时,我们会伸开双臂静静地等待。当战争的枪炮再次响起时,我们却要用心祈祷,在春风里世界上的人们都能沐浴和平和爱的阳光。



问题:宇宙生命之谜

新华网北京4月4日电 英国天文学家最新研究认为,在目前已发现的太阳系以外星系中,可能有二十分之一拥有类似地球的行星。这些行星很可能存在支持生命的条件。 据最新一期《新科学家》杂志介绍,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天文学家们在太阳系之外陆续发现了105个星系。这些星系中的行星不能用望远镜直接观察,但可以通过一些间接方法探测。天文学家介绍说,当行星足够大而且距离所在星系中的恒星较近时,引力会使得恒星产生十分微弱的摇晃,从地球可以探测到遥远恒星的这一“小动作”,从而证明行星的存在。 天文学家认为,适合已知生命形式的行星应该是一颗岩石行星。它位于一个温度适宜的区域内,既不太热也不太冷。英国开放大学巴里·琼斯教授认为,宇宙中这样的行星,数量可能比人们通常认为的多。他在英国皇家天文学会会议上报告说:“到目前为止,我们发现的都是像木星一样不大可能有生命存在的行星。但我们预测,在可居住区域内会有一些较小型的岩石世界,在那里水是以液态形式存在的。” 琼斯领导的研究小组用计算机模拟了9个类似太阳系的星系,然后将虚拟的岩石行星放置到模拟太阳系中。这些虚拟行星的质量从地球的十分之一到十倍大小不等。研究人员观察了这些虚拟太阳系的运转情况。结果发现,在这些模拟太阳系中,虽然某些可居住的行星由于受到巨型行星的引力作用会被推出轨道,但仍有近一半的行星可以安然运行。 琼斯认为,至少有10%的太阳系外星系中有行星。模拟结果显示,其中又有约一半的星系在温度适宜区域内能够支持岩石行星。这就意味着,大概有二十分之一的星系中可能有支持生命的条件,宇宙中很可能有丰富的生命资源。 自从第一次发现太阳系外行星系统以来,科学家们就一直在探寻是否有生命存在。今后,地球上架设的各种天文望远镜精度不断提高,将能够直接探测到这些行星,并查明行星的大气层是否有生命存在的迹象。如果我们飞船的速度再高一点,按照逃逸速度飞行,到最近的恒星去也要7万6千多年,这不是人一辈子可以做到的事情。 宇宙到底有多大呢?地球到太阳的距离是1亿5千万公里,我们把它叫做一个天文单位,但即使用这样的单位来描绘宇宙还是太小。在宇宙中,我们通常用光年作为单位,也就是光走一年的距离,而光速是30万公里/秒。我们所在的银河系直径差不多十万光年,太阳系离银河系的中心距离大概3万光年。太阳最近的恒星离我们大概4.22光年。神州五号脱离地球引力的第二宇宙速度是11.2公里/秒,假定用这样的速度去月球需要9.4小时。拿我们马上要放的月球探测卫星来说,走完这段路程大概要4到5天。从地球到太阳系的边缘去,光要走4小时,用现有的飞船要走38年。如果我们飞船的速度再高一点,按照逃逸速度飞行,到最近的恒星去也要7万6千多年,这不是人一辈子可以做到的事情。 回想以前,古人都以为中国是在宇宙的中央,皇帝是天子,现在没有人再这样说。在地球上看,谁都不能说是宇宙的中央。太阳也不是宇宙的中央,太阳实际上在整个星系里是很普通的。宇宙中大概有1000亿个各种各样的星系,现在我们所知的最远的星系距离地球137亿光年。那么所谓星系是什么呢?是指由许多恒星组成的大单位。有的是不规则的,看不出形状;而相当多的叫漩涡星系,好像风车形状,我们银河系就是这种漩涡星系。我们从侧面只能看到星系的外形像线条,俯瞰的话就能看到漩涡。这和原先我们想象的宇宙差别太大了。500年前哥白尼提出地球不在宇宙的中央,不是太阳绕着地球走,而是地球绕着太阳走,当时中世纪教会就迫害他。哥白尼直到临死的时候才敢说出这句话,比他更勇敢的人早说了,结果被罗马教廷烧死了。现在我们进步了很多,不但知道地球不在宇宙中心,而且知道太阳在银河系里也是一颗很普通的星体。它既不大也不小,既不老也不少,正好是中壮年的太阳,维持着地球的生命。 宇宙的时间、空间尺度都是极大的。我们知道太阳年龄50亿年,估计寿命100亿年,所以它处于中年,现在最新的估计50亿年后太阳死亡期会拖得很长,因为太阳不是一颗很大的恒星。大的恒星很快就死掉了。太阳的表面温度和炼钢炉差不多(6000摄氏度)。生命只能在像太阳系行星一样的星体中存在。人们特别感兴趣的是我们是否是宇宙中唯一的智慧生命?地球外面还有文明吗?地球是否是唯一有生命的天体?宇宙大爆炸后产生恒星,恒星又形成行星系统。行星又有好几类:一类像木星,很大的气球上面基本上没有办法居住;另一类像地球有外壳有岩石,从这些类地球行星里慢慢发展出各种化学元素,发展到生命,最后发展到人类。地外生命现在正有许多天文学家在那里非常严密的搜寻。大家可能看到很多消息说有U鄄FO,有外星人。电影里,外星人头很大,皮肤很丑,这是我们想象的外星人。 到底怎样找寻地外生命?第一,与地球生命的化学成分相似;第二,生命依赖于液态水。对这两个基本点,其实还有存疑。关于生命的来源,现在也没有完全说清楚。有人认为生命来源于天外,因为射电望远镜观测到很远的地方有一些分子云。分子云原来只发现有很简单的分子,现在则观测到很复杂的分子,比如甲烷分子。最近探测火星,找到一个证据说火星上面有甲烷,因为地球上甲烷是生物排泄出来的,所以人们就据此怀疑火星上存在微生物。从分子云产生一个想法,也许生命来自于外星。 人有生老病死,寿命大概100年,恒星也有生老病死,从宇宙大爆炸的尘埃里、从星云里慢慢产生恒星。恒星在稳定阶段大概有100亿年。过了稳定时期年老了,恒星就生病,太阳就会膨胀起来,光和热都要散掉而且膨胀到把地球之类的行星都吞下去,50亿年以后可能我们就没有了。当然50亿年太长了,有没有大家都无所谓了(笑)。膨大的星外围物质跑了以后,内部缩得很小变成一个白矮星。白矮星再继续存在若干亿年。这就是恒星的生老病死。幸而太阳正在壮年,还能提供给地球很多东西。 那么地球上为什么能有生命呢?地球还有很多保障,比如说地球大气像一顶蚊帐一样,把生命藏在里头不受太空高能粒子辐射影响,另外大气也阻碍紫外光直接照射,所以我们不会得皮肤癌。除了大气之外还有地球磁场,阻碍了太阳风和很多宇宙来的高能粒子,高能粒子能够穿过人穿透水泥,是很大的伤害。地球有这样的保护使得简单的生物得以发展到人这样的生物。 可是我们现在对生命的理解更深了一步。作了深海探测以后,发现海洋里的生物种类比大陆上的还要多。比如说5000年前的莲子,在古墓里发现后还能种、发芽、长出荷花成为莲藕,觉得很稀罕。但是在深海里裂缝上有很多生物,那里没有阳光没有氧气,这些生物是依靠其他的成分来生存,比如甲烷等。它们把甲烷分解以后。再得到氧气以维持生存。但是水确实是少不了。至今还没有找到不用水能够生存的生命。海里能够耐高温100多度的生物,陆地上有没有呢?美国的黄石公园火山喷泉旁100多度的高温水面上还有细菌,以及比细菌更复杂的生物。因此我们很难说生命是从天上来还是地面来?也许大家会说应该是从天上来的,后来在地面上找到适当的地方、有海洋的地方再生长出来。这个我想留待大家以后再看别人的研究结果,或者亲自参加研究,看到底生命发源于什么地方。 我们不但想找生命,还要找到和人类一样的智能生命。要找到智慧生物,起码要拥有远距离通讯能力。 我们不但想找生命,还要找到和人类一样的智能生命。我们的希望有多大呢?前面说了,生命只能在像太阳系行星一样的星体中存在。算算概率,现在知道银河系有一两千亿个恒星,也有说得精确的1400亿个,可以和太阳相比的中等质量的恒星大概有1000亿个,所有这些恒星里有多少能有行星?我们不清楚。行星中又有多少类似地球?太大的行星如木星,都是气体不可能有生命;太小的没有大气也不可能有生命。需要什么东西才能形成生命?要有水,要有适当的化学元素。有了生命以后有多少能成为智慧生物?我们要找到智慧生物,起码要拥有远距离通讯能力。为什么必定是远距离?因为最近的恒星都要距离4光年,所以如果能够通讯,我们发信号给他,他再发回来,300年就过去了,要存在历史档案里等回音了。还有一点,刚才说恒星有生老病死,可能等信号发过来整个星系、整个恒星都死掉了,就找不到它了。所以要有交流能力,对方也不能死。这样所有的概率乘下来才是1000亿个恒星里面有多少可能找到智慧生命的比例。 那么有没有人做这个研究呢?有一个专门找寻地外智慧生命的研究单位叫SETI,它是真正非常严肃的找寻,可从1960年开始至今一无所得。它的找寻想法是用地面上口径300米的Arecibo射电望远镜来找,前两年在澳大利亚用口径64米的射电望远镜找了半年。怎样才能找到那个外星信号呢?首先,人工的信号应该频带都很窄,而天然的信号有很多噪音,频带比较宽,所以只要找1赫兹的信号,并且用大型谱仪、差不多几千频道的接收机来找1赫兹的信号。如何知道它来自外太空?最重要的办法就是在主探测望远镜外几百公里、上千公里的地方找一台辅助的射电望远镜,假定发现有苗头了,请他赶快看,如果大家都在同一个方向、同一个频道看到这个信号就作为可能探测信号,然后再来排除各种人类的干扰,包括雷达、人造卫星、空间军事试验一律排除。40年下来观测到的可以考虑的信号有几百万个,但一一排除以后根本没找到,很可惜,要等各位努力。十年前我在国外开会,会上有一群非常狂热的搞SETI的人,当时他们认为大概要找到了,于是就在会上发起要搞一个宣言,宣言内容说如果谁接收到太空来的智能生命信号,都没有权利代表地球人去回答,须得经过一个委员会商量如何回答之后再回答。正儿八经地在大会上搞宣言要我们签字,我们觉得太早了,委员会是否够权威?我们是否该签字?最后大家都否决了,没有参加签字。不过至今SETI在国际上有研究机构,每隔几年都要开会,继续研究,我们算是热心人之一,我们所作的是必须要把UFO排除,凡是无法证实的东西,都要排除,正式认真地去寻找地外文明。 有人就问,我们为什么只接收不能发信号给外星生命?假如用功率很大的无线电信号发过去,再回来,这功率之大是我们现在无法承担的。所以在目前,用耳朵听比送信号过去要好办点,希望你们工作后用很便宜的办法把足够功率的信号发出去等待回答。另一方面如果真的有外星人能坐飞碟来的话,可见其文明发展比地球高得多,否则不可能从多少光年外跑来看我们,确实要承认其文明要比目前人类要高得多。那时候外星人来看我们就像今天我们看大猩猩一样。但是人的可动性是无穷的,我相信你们这一代或者下一辈中会有机会找到这样的可靠信息。 到底有多少靠近地球的小天体?要是真的靠近了怎么办?怎么把它打碎?怎么改变它的轨道以免人类遭殃?这是非常严肃的一项科学研究。 我们现在谈空间探测。1963年美国人就上了月球,第一个登上月球的宇航员说了一句名言:登上月球对个人来说是一小步,对人类来说是一大步。有人驾驶的月球车走得很快,现在无人驾驶的火星车走得很慢。因为它无法判别周围的障碍,必定要地面上的人看到以后再作出指令,否则火星车掉进沟里出不来就要“牺牲”了。人类还在木星上寻找地外生命。木星的体积是地球的1300多倍,质量是地球的300多倍。我们找到木星的许多卫星,在木卫二上找到水的影子,很可能有生命。探测木星的是美国伽利略号飞船,它围绕木星转了34次,飞过46亿多公里。后来把伽利略号爆炸掉了,因为要是留着它围绕木星走的话,会把木星的天然卫星撞坏,因此还不如把它丢到大气里烧掉。探测木星另一个重要收获是,观测到彗木相撞。那确实是壮观,但也给人类一个警告,既然彗星会撞到木星上,也就有可能会撞到地球上。月球表面就都是陨石坑。当时美国国会通过一个决议案,要求天文学家马上组织力量来研究有没有非常靠近地球的小天体可能撞到地球。到底有多少靠近地球的小天体?要是真的靠近了怎么办?怎么把它打碎?怎么改变它的轨道以免人类遭殃?这是非常严肃的一项科学研究,包括我国也在参加研究。 人们起初认为火星上有运河,照片上看上去像一个人的脸。1964年,前往探测的飞船发现,根本没有运河。1976年登陆火星,没有发现生物。现在又改变了,认为可能有微生物。有人认为这些微生物可能是原来飞船带去的,不过这个可能性也不可靠,因为不会有那么大量。后来又发现流水冲过的痕迹。最近有两辆火星车在火星上工作,明年要把火星标本取回来研究。我国火箭的能力是足够去火星的,不过跑那么远、控制那么远的地方还没试过。有科学院的同行说探月以后马上要做火星探测的准备。对于火星,我们还是有很多疑问,为什么有很多沙尘?磁场为什么没有了?水分到哪里去了?现在不断有新的消息,最新的消息就是火星上有甲烷,很可能有微生物。 我是鼓励大家探索地外生命的。去年在澳大利亚开国际天文大会上宣布发现有117颗恒星周围有行星,现在估计有150颗左右,还在不断增加。探测地外文明有很多方法,其一是接收信号,其二是把信号带出去。1977年旅行者1号、2号带去一个金唱片,叫“地球之音”。上面有116幅画面;55种语言,包括中文,都是说“早安”;35种自然声音;27首乐曲,包括中国的古曲。1972年、1973年“先驱者”10号、11号带着标志板出去了。标志板上面标有银河系中心,还有14颗脉冲星,希望外星人看到脉冲星就知道银河系的中心,并且找到太阳。我们的九大行星也排列在下面,还有人类的样子、飞船的样子等等。如果外星人足够聪明的话,拿到这块板就知道我们从地球来。 人能上天才能建空间站。在没有飞机的时候,谁有飞机就有制空权。一旦有空间站后,许多防务乃至发放卫星都能在太空实现,所以我们不要小看载人航天。 我们需要做什么?我们首先要探月,再探火星,再探木星,然后看能走多远。有人问为什么我们要花那么多钱造神州五号。神州五号发射以后,在国际上产生很大的影响,我们搞射电观测的同行发了很多祝贺信,还特别在刊物上专门报道了我们上海小组。人飞上天有的人看来并不稀奇,因为加加林上天到现在45年过去了,有什么稀罕呢?其实不然,因为人上天对环境、安全的要求比卫星上天要高得多,我们第一个载人飞船上天因为要确保成功,所以动作比较简单。但是后继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神州六号、七号,要从一个宇航员增加到三个,而且最重要的是,要在宇宙空间中行走,所有这些都是为我们以后的太空实验室、空间站做准备的。如果我们能够很快飞跃到空间站的水平,那就非常了不起。人能上天才能建空间站,其中的军事意义可想而知。在没有飞机的时候,谁有飞机就有制空权。一旦有空间站后,许多防务乃至于发送卫星都能在太空实现。所以我们不要小看载人航天,有很多发展是需要我们跨越式地走的。 我们要放探月卫星,首先要绕月飞行。我们这次探月一是要做全月面的三维地形图,美国没有做到全月面,大概正负75度。二是探测矿物,美国测到了5种有用的矿物,我们想要探测14种。三是探测能源,现在石油紧张,估计石油存量不到50年全部都会用光,天然气也不会太久,煤的储量尽管多些,但是都在很难去的地方,很难开采。日本买了很多好的煤不用,存在海岸线防范有朝一日急需。从核发电站来看,中国有两三个,现在做的是从核裂变中得到原子能,可是所需的重元素,在地球上存量也不多,中国又是贫铀国,估计也是50年左右就要用光。原子能还有核聚变,太阳的能量就是核聚变来的,把氢变成氦,把多余的质量变成能量发光发热。但是人还不能很好控制核聚变,能够做氢弹,但是不能作核电站,现在花很大力气在研究可控核聚变。其中主要的原料氦三在地球上很少,它来自于卫星、太阳风,月球上没有大气,氦三很容易到达月球表面,形成了较高的土壤含量。如果能够“大刮月球地皮”,把土壤里的氦三浓缩带回地球,那可以供地球上用相当长的时间。这次探月就要探测月球土壤有多厚,估算到底有多少氦三含量。 火星也是这样,现在火星上大气和水很少或者都没有了,生命有的话也是很初级的。有些科学家很严肃地考虑这个问题:温室效应使地球受了大害,但如果在很冷的火星表面也营造温室效应,建立比较厚的大气,它的温度就会提高,冰就会融化。假定我们再把种子带过去就会变成绿洲,人就可以居住。当然去一次火星要7个月,大概太长了些。但是地球上要是爆满了,资源用尽的话还是要移民的。 无论是神州,还是探月、探测火星,这都是综合国力的表现。从能源、疆土开发、自我防卫方面来看,空间探测都是很必要的。虽然看起来很费钱,但是用全国的力量来做这些工作,不算太费钱,更不是不值得。问题在于如果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哪怕中央给1000亿元也飞不到火星上去。这是买不来的,必须要许多技术积累,许多科学力量培植起来,才能一步一步往前走。所以探月计划得到中央批准,我们非常高兴。为什么中央会批准,也有时间问题。探月,美国做了,苏联做了,日本的计划开始在我们之前,印度也在做,号称2008年要登月探月,这样一来我们就比较着急。我们要把想做的事提早并且稳妥地做好。 我给大家介绍了宇宙之大,希望大家以后有朝一日找到外星人,也希望用地外的疆土、地外的资源来为人类造福。这里面包含着很多非常高的技术,我们快步走都怕赶不上。就拿月球车来说,现在国内有很多单位在研制,但给大家的印象是既笨又重,带不了很多监测设备,距离一个好的月球车还很远。幸好我们还有时间,可以继续努力。再过些年,各位同学毕业了,希望有人能够参与第二期、第三期的探月工作,发挥作用。我们在这里约定,希望你们当中有人要当太空人,有人要当接收设备的主持人,有人要在今后的研究中继续出力。我想这是我们共同的愿望。